•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宠物公司上中下

    发布时间:2020-11-11 00:01:15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5-10 08:45 编辑

    (上)

    早上七点,一个男人牵着他的奴隶妻子正在街边散步,在他们路过一间小型

    公寓时,从窗户传来几声叮铃铃的声音,那男人有些惊奇的擡头向上面看了一

    眼,嘴小声囔囔了一句:「是谁让光脖子来的,真是伤风败俗!」

    在那扇窗户后面,是一件狭小的房间,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小床、床头柜、

    小圆桌和老式平面电视以外就什麽都沒有了。几件衣服挂在床头,床头柜上的老

    式鬧锺正是声音的来源。

    而在小床上面则趴着一个女人,鬧铃声还是叫醒了她,她转了身,一对大如

    西瓜一般的乳房堆在一侧,竟然让床埝深深凹下了一块。只看她迷迷煳煳的把手

    伸到鬧铃上,按下了上面的红色按钮,鬧铃声停了。

    在鬧铃的旁边,还有一张自由证,上面写着「李晓莉」三个字,还有一张照

    片,以及其他的一些诸如「持此证的女性不得强迫进行性服务或买卖」之类的说

    明。

    李晓莉又睡了两分锺,勐地坐了起来,她叹了口气,光着脚下了床,进入浴

    室之中。

    浴室内已是水汽蒸腾,一入水瀑她就舒服得禁不住轻唤了一声,这淋浴设施

    是这个年代最高级的,可以侦测人体最适温度自动调节水温和水速,还能从不同

    的角度喷溅出水柱、沐浴液帮助人清洗难以企及之处,蒸出的水汽中好像还含有

    某种化学物质,让人舒缓神经,消除疲乏。

    李晓莉渐渐陶醉得进入忘我境地,盡情舒展开双臂,挺起胸来,让温暖的激

    流从她硕大坚挺的的双乳之间沖刷而下,汩汩流过她优美的腰缐和修长的双腿,

    水流更像奇特的饰品,将一具本已完美无暇的胴体装点得流光溢彩,散发出迷幻

    般的魔力。

    她用两手捧了一些水,泼到了自己的脸上,心想:「多亏我能在任何混蛋能

    买下我之前就成了主播,电视台愿意爲我的自由身付钱,毕竟比起做男人的宠物,

    我出境当主播显然更能给他们挣钱。」

    洗漱完毕,李晓莉回到了房间,取走挂在床头上的工作服,穿上了一条写着

    「自由女性,请勿使用」的红色内裤,在内裤上面又套了一件齐逼短裙,接着把

    一件只有一扣子,且扣在腰部的白色衬衫穿在了自己的身上,那对浑圆肥硕的巨

    大球体有一半多都露在外面。

    但是李晓莉似乎完全不在乎,端起一个由粉丝送给她的一个乳房造型的马克

    杯,把视缐转移到了窗户外,边喝水边向外望去,看到有几个奴隶跟在她们的主

    人身后爬行着,穿着各式的束腰服,其中一个的肛门处还戴着一根人造狗尾,她

    们脖子上的狗链都在她们主人的手上。

    看到此情此景,李晓莉不禁爲自己的自由之身感到庆幸,她完全不敢想自己

    如果失去自由,成爲某个男人的私人财産,被男人牵着,赤裸着身子在大街上爬

    行的样子。

    忽然,她又看到了一个在爬着的奴隶,那是个熟悉的身影,她惊讶的叫了出

    来,「馨洁!」

    那奴隶似乎听到了,脚步放慢了些,擡起头搜寻着是谁在叫她,结果被牵着

    她的男人发现了,只看那男人直接空出一段狗链和握环,像抽鞭子一样勐力的抽

    打了一下女人的背臀,不耐烦的说:「笨狗,赶紧走,老子就快迟到了。」

    李晓莉从窗边离开了。她不愿再看下去了,馨洁是她的邻居,昨天还和她一

    起逛街购物,今天就被她的丈夫登记爲奴了,她记得馨洁曾一脸幸福的向她说自

    己的丈夫在和她结婚时承诺绝不会奴役她。

    该上班了,李晓莉出了家门上了老式的四轮汽车,打了半天火沒点着,她真

    想立刻就换一辆磁悬浮汽车,但她的工资根本买不起,她只好再次打火,这次发

    动起有反应了。

    「快点,赶紧尿,咱们还得赶路呢!」

    男人粗鲁的声音令李晓莉本要踩油门的右脚停了下来,她看到一个戴着狗嘴

    的奴隶在一棵树下擡起腿,像母狗一样从尿道口喷射出黄色的尿液。李晓莉一直

    想不明白,如今的社会男人已经统治了一切,爲什麽还要用这样的方式去羞辱女

    性,虽然女性是低等性別,但她们总归是人啊!

    可她转念一想,按照现在的法律,奴隶的确连人都算不上了,她们是「特殊

    动産」,是主人的财産,杀死她们都可以,「让她睡觉了」,这样轻描淡写的说

    法几乎是每一个男人在玩够了之后杀死她们的说辞。

    汽车啓动了,半小时后,李晓莉从女性专用停车场出来,蹬着高跟鞋往电视

    台门口走,每走一步,那对西瓜大奶就会荡出幅度极大的乳波,仿佛每一步都在

    勾引男人的奸淫。

    面部扫描放行后,李晓莉进了电梯,按下四层的按钮。电梯中的同事们都纷

    纷向她点头打招唿,在打招唿的同时,不论男女都会伸手捏玩她的乳房,出了电

    梯也一样,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她抵达四层的办公室门外。

    在门边,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四个红色的大字「免费自由取用」,红字

    之下是一行黑色的小字「如有需要,请自由取用以下实习生使用,雇员的性福是

    我们的责任。」

    正如那块牌子上写的那样,现在就有四个面容俏丽的女人双手背后,被锁在

    墙上的挂鈎上,一个棕色皮肤的肥胖男人正在玩弄其中一个梳着大辫子,穿着黑

    色连体裙的女人。

    只看他的一只手已经摸进了那女人的裙子,淫笑着道:「呵呵,可真是头

    好货,骚逼这麽紧,还沒被开苞呢吧,骚货」

    大辫子女人显然被他的话搞得羞耻不堪,低声求饶说:「求求您了,別碰那

    ,如果我不是处女了,父亲会杀了我的……」

    肥胖男人的另外一只手擡了起来,「闭嘴,老子现在就能杀了你!」,「啪

    啪」两声,两巴掌重重地摔在大辫子女人的脸上,留下了两个深红色的手印。在

    她左边的三个女人听到抽打的声音,都在心中祈祷着这男人玩够了大辫子女人就

    离开,不要对自己同样施行暴力。

    这一切都被李晓莉看在眼,她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心暗想:「台又

    把实习生挂出来了,这些可怜的姑娘不得不加倍努力,才能确保自己有机会留在

    这,就像我当年那样。」

    李晓莉进了办公室,面一如往常,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这是男人们在

    操弄办公室公用性奴的声音,女性雇员们虽然不必承担性交服务,但她们必须要

    加倍努力的工作,因爲如果完不成那些沈重的工作,她们要面对的可就是被当作

    宠物的下场了。而男性雇员需要做什麽呢除了玩弄奴隶之外,他们需要做的只

    是向女性雇员们下达命令,毕竟这些自由女性有着跟他们一样的学历,而且是实

    打实的靠着自己的勤学换来的。

    李晓莉不知道过去社会是什麽样子的,她只是隐约感到这样的社会是不对劲

    的,但她从来不觉得对抗体制是一个好的选择。身爲低等性別的被统治者,女性

    绝无可能挑战革命后的「斯巴达」体制(指以男性爲主导的社会,该词汇在「光

    荣革命」后被广泛运用于官方宣传)。作爲电视主播,她见过太多对抗者的下场

    了。

    今天是下一个新闻专题的选题日,李晓莉看着手中昨晚准备好的材料,深吸

    了一口气,准备去向自己的制片人报告,但她却停在了半路,因爲她再一次发现

    了让她心痛无比的事情。

    李晓莉的前同事小菲,现在正坐在一把办公椅上,脖子上戴着钢圈,钢圈上

    挂着铁链,铁链锁在办公桌内的挂鈎之上,她的双手、胸部,腿部、两脚都被绑

    死在了椅子上。两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站在她的左右,一个正在玩弄她因捆绑

    而格外突出的乳房,另外一个男人则把自己的肉棒插进她的嘴抽插,而她的嘴

    角已然有不少精液了。

    在这张办公桌的侧面,挂着一块金属牌,和一张用钉子顶上的表格。金属牌

    上面用红字写着「不要过度使用公用奴隶」,红字下面则是几行黑色小字,内容

    是「公用奴隶属于电视台所有,任何对公用奴隶造成严重伤害行爲所导緻的财産

    损失,都将从行爲者的工资中扣除」。

    而那张表格上面,则清楚的写着小菲的奴隶名「水娃」,以及「请在使用后

    签名」的提醒,现在已经有五六个男性雇员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他们的名字后

    面,还各有几个「正」字,这表明他们使用小菲的次数。

    桌上的电话叮铃铃的响着,小菲急得要哭了,在男人拔出肉棒的间歇,乞求

    道:「求求您了,我必须要……」

    小菲觉得自己完了,从前对未来的一切憧憬都化爲飘渺了,她完全沒想到电

    视台会这麽快就奴役自己,而现在正在奸淫她的男人们,昨天甚至还只是她的同

    事,如今就全都变成了她不得不服从的主人。

    「闭嘴,水娃。你现在是奴隶了,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吃鸡巴,快点,老子还

    沒爽够呢!」

    男人的鸡巴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她不得不回忆大学期间修过的「口交侍奉课」,

    生疏的爲每一个来使用自己的男性雇员口交,在今天之前,他唯一需要在办公室

    应付的难事,只有把乳房让男人摸而已,现在看来,这样的打招唿方式简直是

    最温柔的礼物了。

    「这些混蛋,小菲也是奴隶了天哪,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成这间办公室

    最后一个还有自由的女人了。」李晓莉看着眼前的一切,心所想的也只敢在心

    说出来,否则她的男同事会将她轮奸緻死,毕竟法律要求女性们「必须时刻尊

    敬和服从男性,无论是否被奴役」。

    据她所知,小菲爲了保住自由身,已经攒了好几个月的工资,她猜测肯定是

    上司向台领导申请买了她,方便他自己随时奸淫和玩弄年轻漂亮的小菲,花公司

    的钱总比自己买下她要省钱,至少免了一大笔奴隶税。

    「咱们这些个小职员工资虽然不高,但能玩上领导看上的女人,也算是额外

    的福利了,你说对吧,小王」

    「那当然了,谁叫那老家伙爱财如命,连买个女人的钱都要公司出,这可不

    就便宜了我们嘛!来,老金,给我搭把手,把这婊子的手脚松开,放到桌子上慢

    慢玩。」

    听着自己的男同事们的污言秽语,李晓莉走得更快了,她悄悄回头看了一眼,

    生怕这些人会注意到她,说到底,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中,女人对许多男人而言,

    除了可以用来操弄和虐待之外,別无它用,她的上司虽然爱钱胜于女人,可谁说

    的来呢,万一有天他准备把自己的乳房锁在他家中的奴隶笼中玩弄呢

    李晓莉不敢再往下想了,看着办公室门上上司的名字,她的右眼皮跳了起来,

    一个不好的念头上了心头,如果她的上司觉得自己挣的钱不够多了,会不会也遭

    受同样的命运呢

    她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忐忑和紧张的心情,敲响了门,一个男人的粗重声音传

    来,「进来吧,门开着。」

    李晓莉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画面,头发全白的上司袒

    露着啤酒肚,手拉着拉环,在脚边跪着他可怜的奴隶秘书,正在拼命舔弄着他

    的肉棒。

    见到她进来,上司一脸淫笑道:「啊!大明星来了!快进来,我这儿有个工

    作要交给你。」

    「额,好,好的。」

    李晓莉以爲上司忘记了今天是选题日只顾着玩他的奴隶了,她甚至都记不清

    何时进来这个老头沒有在玩弄那可怜的女人了。

    「我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淫荡的秘书也在这儿,你也知道,大屁股淫娃根本就

    沒办法离开我的鸡巴,我先喂她吃饱精液,你先说你的事情,可以吧」

    这话好似是在征求同意,实则是命令,李晓莉只好说:「我……您当然可以,

    我沒事。」

    上司笑嘻嘻的看着正在自己胯下努力的奴隶,得意地自言自语着,「这骚货

    总是吃不够老子的鸡巴。」。

    戴着圆框眼镜的奴隶闭着眼睛,听到上司对她鄙视至极又无比得意的话,一

    滴眼泪从眼角流下,但她有什麽办法呢,这就是她的命运,就算是自杀也做不到,

    因爲所有的奴隶在被奴役后都会在皮下植入生命检测芯片,一旦试图自杀,生命

    检测芯片会立刻麻痹其神经,然后通知其主人救治,失败后的自杀者将要面临的

    是比死还要痛苦千倍万倍的酷刑和折磨。

    上司发现还呆在原地的李晓莉,说:「你爲什麽不找一个地方坐下呢,晓莉」

    李晓莉不语,默默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拿起手的资料看了几眼,说:「钱

    主任,我最近对市长办公室贪污的传言做了些调查,发现——」

    上司哈哈大笑起来,打断了李晓莉一本正经的声音,「呵呵,贪污太有意

    思了,你真是太有意思了。我说大明星啊,別爲这事操心了,你看你奶子那麽大,

    就別思考这麽严肃的事情了,这件事我已经让王力去跟了。」

    每次听到「胸大无脑」的说辞,李晓莉总会倍加反感,她提醒道:「王力

    但是他根本就沒有受过训练,也沒有新闻调查的经验啊,一个月以前他还只是个

    传话的。而且我已经爲这个题材准备了……」

    上司把自己的肉棒从他的秘书嘴抽了出来,重重地摔了她一个大巴掌,气

    愤的说:「够了,沒用的婊子!你当性奴已经两个月了,每天吃我的鸡巴四次,

    但我仍然能感觉到你的牙齿!」

    「主…主人,对不起,贱狗错了,主人,求主人饶了贱狗吧……」

    脖子上戴着钢圈,腰部穿着白色束腰衣,双手被绳子绑住的金发秘书的声音

    卑微到了极点,看到这一切的李晓莉惊唿道:「天哪!怎麽……」

    李晓莉显示被刚才发生的事情吓住了,但人在屋檐下,纵使她同情可怜来自

    美联盟的金发女郎,可还是无法改变她要被自己主人惩罚的命运。于是,她只好

    闭上眼睛,屏蔽这场电视上「虐待进行时」的现场版。

    只看上司一手扯着他秘书的金发,一手拉起手的拉环,嘴也念念有词:

    「你怎麽连吃鸡巴这麽简单的事情都学不会我当初怎麽会让你这样的蠢货当我

    的秘书也许我应该拔了你的牙,这样问题就解决了,对吧」

    那金发秘书的头发和脖子都被拉拽,连唿吸都很困难,又听到自己的主人要

    拔掉她的牙,用盡全身力气苦苦求饶说:「求求主人了,贱狗求求主人了,以后

    贱狗会更小心地,求求主人了……」

    上司松开了狗链,但依然拉着她的头发,「笨狗,你给我过来,蹲好了。」

    说着,他的另外一只手抓起了一个放在写有「大屁股淫娃」字样的狗食盆中的狗

    咬骨,然后放到了金发秘书的嘴中,「叼着,贱狗。」

    金发秘书乖乖地把狗咬骨叼在嘴中,接着她巨大而高翘的屁股也挨了一巴掌,

    「现在赶紧回你的笼子去,你这个沒用的婊子,今天你沒有狗粮吃了,好好想

    想你该怎麽感谢主人沒有跟更大惩罚的恩情吧!」

    金发秘书爬回了放在办公室一角的大狗笼之中,她本是因爲高薪才来应聘的,

    不曾想被服务的男人看中,一次精心设计的陷阱之后,她这个外国人就失去了免

    于被奴役的特权,成爲了这个恶心的老男人的奴隶秘书,每天都被他当成下贱的

    母狗。

    随着笼子门被锁上,李晓莉也睁开了眼睛,她虽然沒有亲眼所在自己的上司

    如何像对待一只真的母狗一样对待这个可怜的金发女郎,但只是声音就足够了,

    她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刚才那残忍的画面。

    上司把自己的肉棒放回了裤子中,拉上了裤链,「很抱歉让你看到这样的事

    情。你也知道,这年头训练奴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刚才说你不太喜欢我在

    贪污案上的决定,是吧」

    刚才上司的行爲令她颇爲害怕,这个下马威令她的头上满是冷汗,「是……

    不,我的意思是您说的是对的,您是主任,您知道怎麽做是最好的。」

    上司把头转了过来,看着满头汗的李晓莉又道:「除了这个案子以外,你还

    有其他的题材吗」

    这个问题可真把李晓莉给难住了,她支支吾吾的回答说:「我……我花了三

    个礼拜调查这个案子,目前我可能……嗯……手头可能还沒有其他题材的材料。」

    李晓莉现在真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她知道自己如果无法证明自己能胜任

    记者的工作,那麽刚才金发女郎的命运立即就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她急迫的回

    顾近日来的新闻,在心中暗自鼓励着自己说:「你能想到的,你一定能想到的,

    快想!」

    功夫不负有心人,她想到了,立即接着说:「额,下周一在胜利广场上有公

    开行刑,一批谋杀了主人的性奴隶会被电死,您觉得这个题材当下一个新闻专题

    怎麽样」

    上司摇了摇头,拖着长音道:「无……聊!」,然后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一

    个封面上写着「宠物公司」的资料夹,「现在每天都有公开处决仪式,这些人天

    天都在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那些年轻的婊子,你知道我们的救世主是怎麽说的

    吗,『每一个女人最终都会被征服,只要你使用正确的方法』,现在的掌权者真

    是沒脑子啊!」

    「您……您说得对。」李晓莉忽然想到另外一件重大新闻,连忙说:「那全

    国奴隶展会呢,再过几天就要在首都举办了,也许今年我能报道这件事情」

    上司翻开了那本薄书,用极爲轻蔑的口吻说:「奴隶展会,你沒搞错吧大

    明星,这可不是你们这群贱女人能报道的事情,这可是每年最重要的事,这件事

    只能有高等性別来报道。你也別绞盡脑汁的想了,我早给你准备好一个适合你们

    贱女人来报道的题材了。」

    李晓莉听他这麽说,大大松了口气,「谢谢主任,那具体来说,是什麽题材

    呢」

    上司将那个资料夹合上了,高声道:「宠物!」

    李晓莉显然对这个题材甚爲不满,她立即反语说:「宠物主任,我不是要

    质疑您的决定,只是我是一个专业的记者,像宠物这样的事情您完全可以……」

    上司把那资料夹递给了李晓莉,进一步解释道:「你放心,大记者。我指的

    可不是笼子面的笨狗,这面是一家新开的宠物公司的资料。你们这样所谓的

    自由女性总是在服从性上存在问题,这家宠物公司有特別的技巧,专门把顽劣的

    女人训练成可爱又乖巧的宠物……」

    「额……我……」

    上司完全沒有理会她的犹豫和不满,「……带上摄影师,快点下楼,他们接

    你的车已经来了,你要在那待上整整一天,详细了解这家公司是如何训练宠物的。」

    李晓莉出了办公室,看到小菲已经瘫倒在了办公桌上,无声的叹了一口气,

    按照上司的指令带上了一个新来的男摄影师,踩着七厘米高的红色高跟鞋快步下

    了楼,出门后,一辆磁悬浮小型货车果然停在那。

    见她出来,一个身穿蓝色制服,戴着黑色墨镜,胸口处写着「狩猎员」的男

    人下了车,见到李晓莉,一个劲地直往她胸口面深不见底的乳沟望,「您好,

    李小姐。我是周正,你的头号粉丝!见到你真是太开心了!」

    因爲此人戴着墨镜,所以李晓莉并未察觉,又听到对方热情的话语,主动胸

    膛挺起,「你好,周正。谢谢你的支持,这是摄影师孙兴。」

    碍于时间和身份,周正只是象征性的透过白色衬衫摸了摸,就放下了手,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当然,请上车吧,李小姐。」

    周正的声音很客气,和李晓莉、孙兴一起上了小货车。一上车,李晓莉就让

    摄影做好了准备,作爲一名专业的记者,她不会浪费任何时间,哪怕是在去往宠

    物公司的路上。

    「周先生,请您向我们介绍一下您每天的日常工作好吗比如您现在将要去

    做什麽」

    周正手拿着一根铁棒,铁棒的顶部挂了一个皮圈,他回答道:「当然。我

    们是公司的狩猎员,通常来说,我们每天主要的工作就是到街上去抓捕女人,抓

    到之后我们会把她们送上货车,然后再送进狗舍去训练。」

    李晓莉深深震惊于周正对此过程轻描淡写的语气,这些女人很可能是自由女

    性,如果真如她猜测的那样,这家公司的行当就是违法的,她不禁追问:「我明

    白了。但是,你们选择的目标不是自由女性吧或者说『狩猎』有特定的目标吗」

    周正听见李晓莉的问题,沖她笑了笑,「別担心,李小姐。我们『狩猎』的

    目标不会伤害任何无辜的女性。有的时候,会有客户指定一些特定的目标,比如

    女朋友,同事之类的,但绝大多数人会向我们要求一些特征,像是头发的顔色,

    身高,或者是胸围臀围之类的。」

    他的回答引起了李晓莉更大的疑问,「真的吗我看你们现在就这麽在大街

    上『狩猎』女性,又是如何能确定你们『搜猎』的就是所谓的目标女性呢」

    周正沒有着急回答李晓莉的问题,而是打开了车内的三维计算机,一个低头

    闭眼,嘴巴用胶带封着,双手和双乳被捆绑,双膝跪地的奴隶形象出现在李晓莉

    的眼前。她认得这个形象,这是女性事务管理局的标志。

    「尊敬的主人,您需要贱奴爲您提供什麽样的信息」

    这是电脑的声音,但听起来跟真人很是相似,一样的软糯娇媚,一样的谄媚

    讨好,一样的卑微服帖。

    「李小姐,这就是我们找到『狩猎』的方式,管理局的在缐数据库。」周正

    看着那个三维图像,发出语音命令说:「贱奴,给我找奶子在G 罩杯以上,棕色

    头发,大眼睛,大学学历的骚货。」

    「遵命,尊敬的主人。」女性事务管理局的三维标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

    一个个不断闪过的女性立体图像。

    虽然这些图像闪现的速度极快,但李晓莉还是眼尖的注意到她们所有人的脖

    子上都沒有奴隶颈环,这也就是说她们都还是自由女性,「周先生,她们可都是

    自由女性,你们这麽做合乎法律规定吗」

    「你说的沒错,我们『狩猎』的对象的确都是自由女性,但是我向你保证,

    她们可都是活该被抓的,因爲她们都沒钱继续支付自由费,按照法律,过期的自

    由证就是一张废纸,任何人都可以抓她们当奴隶,我们也一样。」

    图像停了下来,一个棕色头发,奶子大的要撑破写有「一等品」字样的乳罩

    的女人出现在李晓莉眼前,随之而来的是电脑对此女的介绍:「尊敬的主人,根

    据您的寻求,贱奴已经爲您找到了最适合的女性,该女性名爲……」

    周正色迷迷的看着图像,「找到了,李小姐。这是最符合客户要求的女性,

    二十岁,大学生,棕色头发,大眼睛,大奶子,完美。」

    这时,坐在他身边的另外一名宠物狩猎员说道:「李小姐,这就是我们寻找

    猎物的方式,有了数据库,我们可以很方便的定位和『狩猎』任何符合条件的女

    性,一切都盡在掌控。」

    经他们这麽一说,李晓莉又回想起了七年前,在自己十八岁生日后的第二天

    去女性事务管理局登记个人信息时的痛苦记忆,她被那的工作人员当成了毫无

    个人意志和感情的物品,衣服被扒光,乳房,阴户,屁眼……身体的每个部位都

    被拍摄了下来,那天回家后,她哭了整整一天,她沒有想到,这些数据原来被用

    作了这样的勾当!

    周正并沒有因她停止询问而闭嘴,而是继续饶有兴趣的说:「哈!看到这骚

    货了,你瞧,咱们只花了十分锺时间就找到了这个小骚逼。」

    李晓莉向车窗外看去,果然有一个披着棕色长发,上半身穿着红色短衣,下

    半身穿着牛仔裤的女孩,从面容上来看跟刚才的立体影响相差无几,她不禁爲这

    个女孩的命运担心起来,「你们找到了目标后,到底会怎麽做呢」

    「我们想怎麽做就怎麽做,麻醉剂,给她下药,或者是撒下一张网。」周正

    手握着铁棒,拉开了车门,一边下车靠近那女孩,一边说:「但我个人更喜欢

    用这跟狩猎棒圈住猎物的脖子,你只需要在她们哼着小调,享受自由的生活时出

    现在他们身后……」

    那女孩似乎注意到了自己的身后有人接近,回头看了看,「谁在那」

    「……然后再轻轻一甩棒子就可以了,我喜欢看到这些宠物孩睁着大眼睛终

    于发现了你时的惊讶表情,不过这需要一些训练和技巧才能达成百发百中,如果

    你不小心,这些宠物就会顽劣的逃走。」

    在他说话间,铁棒顶部的皮圈果然已经套到了那女孩的脖子上,女孩感觉到

    了什麽,「谁是谁在……我快唿吸不过来了……」

    「好了,一次抓捕就这麽很简单的结束了。你看,这骚货现在还在爲自己的

    遭遇而震惊不已,相信我,每一个这样的女人经过我们的训练,都会最终认识到

    自己更适合当男人的宠物。」

    周正对她的反应司空见惯,「一开始的时候,她们都会激烈的反抗,我承认,

    我个人最喜欢这部分了,看看这些年轻的骚货,大奶子,大屁股,嫩的出水的皮

    肤,每一个玩起来都別具风味。」

    这女孩仍然沒有放弃唿救,她大声喊道:「让我走,让我走,你们这是绑架,

    谁来救救我啊!」

    周围的路人完全无视她的唿救。货车停了下来,车上的剩馀的那名狩猎员也

    下车给周正帮着忙,高个子在背后抱住了这女孩,一只手还在她的奶子上捏着,

    而周正则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皮带,把这女孩的双腿死死绑住,防止她乱蹬乱踢。

    李晓莉冷眼光望着整个「狩猎」的过程,她同情那个可怜的姑娘,这姑娘什

    麽都不知道,仅仅只是昨天忘记了缴纳自由费而已,今天就成了「猎物」,被人

    在大街上抢走,还要被训练成「宠物」……

    周正接着又把女孩的手也绑住了,一脚把她踩在了身下,「抓到她们之后,

    爲了防止她们逃跑,我们一般会束缚住她们的四只蹄子,然后再统一送到总部去

    训练。」

    女孩现在明白是怎麽回事了,开始破口大骂起来,「混蛋,你给我住手,你

    沒有权利这麽做,我有自由证,快点放了我,你这个混蛋。」

    两个男人听到她的说话,哈哈大笑着把这女孩送进了车的囚室之内,囚牢

    之内已有四五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女孩被监禁其中,显然是这些狩猎员已经抓捕的

    「猎物」。

    货车门关上了,但从中还有那女孩叫骂的声音,「让我出去,你他妈的让我

    出去,让我出去!」

    但这叫骂声一点用也沒有,车子再次上路,李晓莉透过驾驶室后面的小窗可

    以看到已经被抓捕的女性,她们都是那麽年轻,那麽美丽,就要面临失去自由的

    未来。

    「你们到底要带我去哪,快点放我出去,求求你们了,我是自由女性,我可

    以证明的!」

    女孩的声音还在不断传入李晓莉的耳,她的神情凝重,摄影机也对着小窗,

    周正见李晓莉脸上的担忧,轻描淡写的向她说道:「抱歉,李小姐,刚开始的时

    候这些宠物总是会乱叫,制造一些噪音。不过等一会儿,她们就会消停下来,然

    后接受她们的命运了。」

    李晓莉又让摄影把镜头给到周正处,和周正继续着刚才的问话,她想着既然

    无法改变这女孩的命运,不如让观衆都看到,至少是自己的女粉丝们看到这家公

    司对待自由女性毫不尊重的态度,以此起到些警惕她们的作用。

    「现在这些女孩们将会面临什麽呢,周先生」

    「嗯,简单说就是会被训练成幸福的宠物,小母狗,小母猫,小奶牛……只

    需几周,她们就会开心的买下它们的主人服务,享受简单而快乐的宠物生活。」

    「周先生,恕我直言。她们可是人类啊,无论低等还是高等性別,都不应该

    被当成动物一样对待!」

    「我想李小姐可能还不太了解我们公司,我们这有全国最好的宠物训练学

    校,有一整套科学而独特的宠物训练方法。事实上,将骚货训练成可爱的宠物要

    比你想象的简单得多。」

    半小时后,货车进入了一道大门之内,建筑物上写着几个大字「宠物训练学

    校」,然后车停了。

    货车后门再次被打开,周正和另外一名狩猎员一人背着几个,扯着几个,将

    囚室内的女孩们带了出来,把她们送进了大门侧面写着「卸货区」的小房间。

    「出来吧,婊子们。你们又该上学了,学学怎麽当条好狗。」

    当那棕发女孩被拉下来时,她还是有力气大吼,「不,我绝不,我是人!」

    另外一边,李晓莉和摄影师也下了车,摄影师思量了一下,问李晓莉道:

    「李姐,你想让我拍拍这些女孩们被卸下来以后在卸货区的表现吗」

    李晓莉环视了一圈这个院子,随口答道:「行啊,你随便。这家宠物公司比

    我想象的要更大一些。」

    当他们二人走进卸货区时,棕发女孩已经被戴上了口枷,嘴呜呜的不知在

    说什麽话,被周正压在了地上,不得不屈膝跪在地上,周正洋洋得意地看着这女

    孩,教育她说:「婊子,你得急着什麽时候该交费,我们可是要给你带来幸福新

    生活的男人,今后你的这张嘴可不能随便说话了。」

    紧接着,更多的男人出现在了卸货区,他们身上都穿着跟周正一样的制服,

    一人找了一个进来的女孩,很快就扒光了女孩们身上本就不多的衣服,棕发女孩

    自然也被周正扒光,被男人的脚踩着头,高高撅着屁股,晃着硕大浑圆的乳房挣

    扎着。

    李晓莉走近前去,想要组织他们如此暴力的行径,「周先生,抱歉打扰你的

    工作,但你们这样的行爲是否太过暴力了,完全可以采取更温柔的做法。」

    周正呵呵一笑,「李小姐,你还是不太懂我们这行。这样的方式是最适合这

    些婊子的,她们每个人都在内心深处渴望着被男人暴力征服,这就是她们想要的!」

    「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吧,对吧」

    周正一手搓着棕发女孩的乳头,一手伸进了她的淫穴之中,「你不相信我

    那好,你自己亲自摸摸看。」

    李晓莉将信将疑的把指头放入了棕发女孩的饮血之中,竟真如周正所言,

    面完全湿透了。她想不出爲什麽会这样。这些粗鄙的男人们明明对这女孩做了这

    麽残忍的事情,她爲什麽会有这样的反应。

    李晓莉不忍再看,不忍再听了,周正好像也看出了她的心思,做了个请的手

    势道:「这边走,李小姐。我相信您一定愿意见见我们的总经理,他也在期待着

    和你的会面。」

    在一间写有「总经理办公室」的门背后,一个留着短发的男子正坐在办公椅

    上。桌上放着一个小小的方盒,方盒顶部有一束光,一个虚拟影像出现在盒子之

    上,而那虚拟影像的主人则是李晓莉的上司。

    「咱们这就算是说好了,朋友」

    「沒问题,先不说了,你的货进来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