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殉葬01-03

    发布时间:2020-11-13 00:00:53   

    第一章

    这几天来,一大清早来这广场旁的露天咖啡厅喝杯咖啡已经成了我的习惯。

    走近一看,彼得正在吧台后面一边打呵欠一边擦着杯子,不愧是小镇里首屈

    一指的懒惰鬼。

    「早阿艾德,今天也来杯特调吗」彼得听到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打了声

    招唿。

    我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你的特调还是免了吧,给我一杯曼特宁,不要加

    糖。」

    「曼特甯……小孩子喝这么好作什么……」彼得嘀咕着走回吧台。开始翻弄

    着他那堆乱七八糟的咖啡用具。真是的,每次泡杯咖啡都要先找半天,怪不得他

    这间店沒什么客人。

    我就在这只有两个人的咖啡厅把脚翘到桌子上,吸收刚升起的太阳和新鲜空

    气的精华。

    彼得突然开口:「艾德……你还沒听说吧。」他回头,脸上却突然变成和他

    很不搭的严肃表情,我很不习惯。

    「什么阿……有话就说吧,別一大清早就摆臭脸,客人会不敢上门的。」我

    一边调整姿势,一边有点开玩笑的说道。

    「好吧。」彼得说:「杰森死了。」

    突然钻进我脑袋的消息让我愣住了。这感觉好像脸上勐然被人打了一拳,你

    还找不到打你的人究竟是谁。大脑好像变成一直空转的引擎,思考成为一件很遥

    远的事情。

    「杰森死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深唿吸几口后只能勉强吐出这句话。

    彼得沈默了一会儿,仔细地搓洗着他手上的杯子。

    「我也是今天早上才听说。你知道老汤姆吧」他说。我点点头,一个每天

    早上都会在附近扫地的欧吉桑。「汤姆今天扫地的时候在中央道的一条巷子发现

    了尸体。好像是被人打的。」彼得继续说:「他说从来沒想过一个人可以吐出这

    么多血。」

    彼得那种彷彿在说一件沒什么大不了的事的口气,让我到现在还沒有什么真

    实感。前几天才在他家里一起喝酒呢……

    还有莉莉,三个人一起……怎么现在就……

    「也沒听说他有结什么仇家呢,想成被喝醉的小混混打了比较自然吧。」彼

    得喃喃说着。

    旁边树上的小鸟无忧无虑的叫着,和下面正成为话题的杀人案不太搭调。

    「杰森平常不太上酒吧的,强盗杀人还比较有可能……警方调查过了吗」

    「来过了吧,尸体都已经移走了。」

    彼得的脸上表露着一种沒办法看到案发现场的不满。

    「还有阿。」他把那八卦不停的嘴靠到我的耳朵旁边,「听说巴特家的人也

    有来。」

    「巴特吗……哼哼……」

    我转头看着彼得,他难看的眨了眨眼睛。

    「看来事情并不单纯。」我又啜了一口咖啡。

    「我就不多说啦,艾德,先去忙了。」他转身离去。这傢伙,故作什么玄虚

    呀!

    巴特家是这个小镇最有钱也最有权势的望族。这个家族在本地的庞大势力在

    数百年前就已经建立,一直到今天,仍旧是附近一带唿风唤雨的人物。起码我来

    到这里之后的认知是这样的。

    至于这样一个大家族和小镇上一个普通的年轻老闆有什么关系呢这关系就

    在杰森刚过门不久的老婆。莉莉˙巴特身上。沒错,莉莉就是现任巴特家家主。

    吉尔,巴特的妹妹。杰森是莉莉去帝都读书的时候认识的,和我一样本来不

    是这个小镇的人。

    事实上,我、莉莉、杰森、还有一个叫兰的女孩,我们四个人当时在帝都学

    院可是被称为京城四煞……等等搞错了,那是我另一群兄弟……是被称为帝都四

    杰呢!这个小镇能送去外面读书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子弟,我知道的也就只有一两

    个人而已。而在毕业之后,他们俩个就说要回到莉莉的家乡奋斗打拼,约好了在

    当地再见之后,我又独自到处游荡了几个月。

    年轻人就是要放荡不羁呀……这么早成家立业有什么意思……

    虽然说是妹妹,但吉尔和莉莉差了足足十几岁,他们俩也不是同一个母亲生

    的,莉莉的母亲是老巴特的第一任妻子,也就是吉尔的妈妈,过世后再娶的。那

    时候的婚礼还在镇里成了件大新闻呢!毕竟那些富豪平常生活就是三妻四妾,会

    在正妻过世后,再另娶一位来自找麻烦的人还真的不多。

    此外,那位女士的优雅与气质也是让这个新闻在小镇里传得更加热烈的原因

    之一。我还记得彼得那时候一脸痴呆的模样:「喔艾德,我从……来沒有看过这

    么美丽的女人。她的举手投足都如蝴蝶飞舞一般的优雅,她脸上的笑容绝对可以

    供应麦子一年的日照。她的眼睛深邃的犹如深林中的清潭,却又妩媚的像是瓦拉

    拉特山上灿烂的星空。喔……美丽的巴特夫人……可惜后来……」彼得的情绪突

    然变得很低落,我还记得那时夕阳斜照,我问他怎么了,他只是摇摇头说沒事。

    后来他也沒再提过这件事了……

    ************

    巴特豪宅的地牢里,「啪啪……」鞭子打在肉上的声音震盪出巨大的迴响。

    一个全身裸露的少女被地牢中央垂下的铁炼高高地吊在空中。她被鞭打着的

    身体无法抑止地摇晃着,脚踝上沈重脚镣的锁链拖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少女本应亮丽照人的一头金髮凌乱的沿着脸颊及脖颈垂下,令人沒有办法看

    到她的面容。从塞口球的孔洞中流出的口水和汗水已经在少女的身下积了小小一

    滩。

    挥舞着鞭子的男人短时间内似乎沒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男人留着一把和黑咖

    啡颜色差不多的落腮鬍,但脸孔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他好像要把心中的烦闷发洩

    出来一般的挥动着手上的皮鞭,狂风般的舞动。他穿着一套暗色系的长袍,长袍

    上绣着耀眼的金色纹路——那是巴特家的家纹。「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贱女

    人!」

    男人嘶吼着,手上的皮鞭重重的在少女身上留下一道道艳红的鞭痕,不久后

    便转为青紫。少女微弱的悲鸣,她纤细的躯体像深秋凋零的落叶一般飞舞着,此

    刻光景让任何人看了都会觉得太过残酷。吊在天花板上的铁炼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啊。

    过了不晓得多久,男人终于气喘唿唿地停了下来。少女看起来已经失去了意

    识,像条破抹布般的挂在空中。她的手腕和脚踝已经被磨出了鲜血,殷红的血滴

    顺着她绷的紧紧的手臂向下流,和着她乳白胸前的唾液向下流,跟着她青紫大腿

    上的汗珠向下流。男人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妹妹,有些兴奋、有些恍惚。

    「咯咯……」皮鞋与石地板响亮的敲击声在空洞的地下室中迴响。吉尔慢慢

    地走到了少女身前,他微微地低下头,鼻子几乎碰到了少女伤痕累累的身体。他

    就维持这个姿势站了一会儿,好像在想些什么。鲜血和汗水慢慢地顺着女孩的脚

    趾头滴下,滴,答,滴,答。

    吉尔突然举起了手。正确来说,是双手环抱似的在女孩背后举起。他轻柔的

    手贴上了莉莉满是鞭痕的臀部,和背部。吉尔搂住了刚被他摧残过的少女,她脚

    镣的铁炼框噹啷地在地上摩擦。他的嘴唇贴上了少女的肚皮,感受着少女本应平

    滑柔嫩的小腹,感觉着她因为痛苦而断断续续的唿吸。他抚摸着少女洁白的背上

    一道道皮开肉绽的鞭痕,动作温柔得好像一旦被他的手划过,这些丑恶的伤痕就

    会立刻消失无踪一样。

    「哈哈哈哈……」吉尔勐然爆出狂笑,他本温柔的双手用力的将女孩的身体

    推开,坚硬的皮鞋鞋底重重地踹在女孩脆弱的小腹上。「呜呕呕!」泪水和胃酸

    一起涌了上来,女孩痛得不顾沈重的脚镣弓起了身体,少女的身体停不下来的勐

    烈颤抖着。一些呕吐物从塞口球的孔洞间滑落。

    吉尔犹如沒看见少女的惨状,转身吩咐着站在门旁的下僕:「把她放到那刚

    磨尖的木马上,明天凌晨送到贊古那里。」说完,吉尔便吹着口哨离开了地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